浑河堡教堂

HUN HE PU CHURCH

浅议如何与时俱进地建造教会?


浅议如何与时俱进地建造教会?
沈松燮
   
       神学思想建设的重大价值在于能更好地造就信徒,建设教会,造福社会。其深远意义就在于能更好地将真理传播于世,拓展神的国度和教会兴旺发展。[1]
神学思想建设要与教会所遇到的实际问题紧密结合起来。丁光训主教说:“神学是教会在思考”,教会思考什么,当然是思考他所面临的问题。要针对教会实践中所遇到的问题进行思考,通过思考研究形成理论,最终指导教会实践,解决教会问题。[2]

 
一、什么是教会?
       教会不是建筑物(教堂、礼拜堂、聚会场所…)或其他组织(三自爱国运动会、基督教协会、堂委会、教务小组、执事班子…),乃是从罪、从世界中被召出来成为“基督身体”[3]的信徒团契。
       教会分普世教会和地方教会,普世教会是指普世基督徒做为肢体,以基督做为头的整体。普世基督徒中包括所有重生得救的人,不分时代、宗族、国籍、年龄的信徒。也叫无形的教会或宇宙性的教会。
       地方教会是指某一地区或在信徒家庭聚集的信徒的团契,也叫有形的教会,例如,哥林多教会、以弗所教会等。重生得救的人都在这个地方教会里一同敬拜事奉主。地方教会是普世教会在某地区中的可见部分,包括教区或个别堂会。[4]
       地方教会以社会团体和宗教组织的形式存在。“教会即是基督徒的属灵团契,应按圣经教训建立基督的身体;又是社会的团体,须按国家的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履行合法登记等义务。”[5]
       因此教会需要两个层面的建造,即组织方面的建造和属灵本质上的建造。

 
二、组织方面的建造
 
1、要坚持脱掉“洋教”帽子的三自爱国道路
       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国教会走出三自爱国的道路,脱掉了“洋教”的帽子,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今天仍然要与时俱进坚定不移地走三自爱国的道路。
       没有在政府登记的家庭教会也有自己的组织,也有权、钱、位子、名誉,既然是组织必有自己所属的更大组织——政权,家庭教会的某些人论断“三自”教会的头是共产党,像世人一样不承认教会的本质是耶稣基督的身体,而是只当作宗教组织。因此说“三自”教会不得救。如此说来之前的中国教会,其宗教组织的头又是谁呢?难道其头是各国的差会(宣教会)吗?各国的差会是在自己的国家,如法国、英国、美国等国家注册登记的。在英国登记注册的差会必要顺服效忠英国女王,为大英帝国的利益服务。这在我国近代历史中有不可否认的明证。
       今天反“三自”的家庭教会屡受“逼迫”,有多少是因为纯粹的信仰真理呢?如今受“逼迫”的大部分原因是家庭教会里通海外渗透势力。这不是为真理受逼迫而是因无知地参与了政治势力的争斗。因为反“三自”的家庭教会,其背后就是宗教组织上倾向于反华的人士或宣教会。也是因为没有遵行神的旨意。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6]
 

2、要脱掉“官办教会”的帽子,抵御渗透势力的分裂和破坏
       没有在政府登记的家庭教会论断的“三自”教会的问题不是“得救不得救”的问题,而是世俗势力在教会内的影响力的问题。
       由于“三自”教会里有明显多于家庭教会的金钱、权力、名誉,有些人来奔的不是耶稣基督的身体,而是宗教组织。奔的是钱、权、位子。他们里面没有重生得救,披着信仰的外衣图的是世俗的利益。各地教会中出现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这些人。本来教会是叫人得到永生的不老药,是装在宗教组织这个玻璃碗里的,他们来不是要喝这个不老药,而是要吃玻璃碎片。他们为了在教内满足自己的私欲,把世俗的势力拉进教内来。以致政府有关领导不能贯彻落实党和国家宗教工作的基本方针,政教分离的原则。
       “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不会去利用或扶持宗教,也反对用行政命令的办法对待宗教,但必须通过制定正确的宗教政策团结广大信教群众,为此必须走出一条新路。”[7]
      “中国广大基督徒爱护自己的国家,支持人民政府,积极为四化建设服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教会信仰生活和工作上放弃自己的独立原则。中国严格遵守政教分离原则,宗教信仰被认为是私人的事。政府在宗教方面的职责主要在与正确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保护各宗教合法权益,凡教会本身事务,一律由教会自行决定,政府不作干预;要来干预的话,教会也是不会许可的。因此,由于中国信徒拥护社会主义新中国而把我们的教会说成是什么‘官办教会’云云,是对实情的歪曲,丝毫无助于增进了解。”[8]
       为了不让为世俗的利益而入教的人得逞,更为了在渗透势力的攻击、分裂中站立得住今天要脱掉的是“官办教会”的帽子。
       丁光训主教说:“不要把教会办成衙门、机关、文娱场所、经济实体或是其他部门的派出机构。教会首先要成为教会。”[9]
       沈以藩主教说:“我们有理由相信,通过理顺政府与教会的关系,教会在人事、财产、经济、组织、行政、事工等各方面的自主权,必将得到更充分的尊重,政教关系必定更加融洽,广大信徒必更增强在爱国爱教基础上的团结,一切敌对势力也就没有任何可乘之机。”[10]
假如今天的教会脱掉了“官办教会”的帽子,那么渗透势力的攻击、分裂、污蔑就不攻自破了。
 
3、组织建设要引进现代化的软硬件
       作为组织必须要建章立制,每项工作都要做备忘录,即使当事人不在场,也能够让其他人按章操作。
       人体的各个器官是为了身体的健康生活而存在,也是为此而设计的。组织的建设要紧紧围绕教会健康增长的目标。要按身材订做衣服,个头高了要增加尺寸。不能让教会老是穿着十九世纪的衣服,要把新酒放进新皮袋。要引进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硬件,实现办公自动化,人员专业化。工具是不分属灵属世的,重要的是谁来使用这个工具。

 
三、属灵本质的建造
       很多的教会大都致力于宗教组织的建设,没有让教会的本质——耶稣基督的身体健康起来。这使广大信徒得不到精心的牧养,这也成了被渗透势力有机可乘的破口。
 
1、改变旧的神学观念
        过去的神学思想是“保守落后、偏颇、具有殖民主义色彩的,不符合圣经本意的。”[11]这样的神学思想已经拦阻教会与时俱进的发展。
       过去布道的信息是定罪的论断的,“信耶稣得永生,不信耶稣下地狱”。如今要传的是和平的建立关系的福音信息,是通过各种服侍满足对方需求,成为好邻舍的和谐社会的布道。
       过去信徒信耶稣的目的是为了上天堂,所以信耶稣就是办理上天堂的手续,然后成为极度自私的人,不懂得关怀社会需求,更不会与社会相适应。如今要信徒明白耶稣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12]
       过去强调的是教会的圣洁性,注重的是要与这个世界分别为圣,如今要侧重的是教会的使徒性,教会作为耶稣基督的身体,被差遣到这个世界——今天的中国社会,要完成耶稣服事人的使命[13],服务这个社会。
 
2、要勇于学习和创新服侍方法
       就像律法是纯全良善的,律法主义是自以为义的一样,传统是好的,但传统主义是不可取的。没有犹太背景、希腊背景、欧美背景的基督福音的核心真理是不可改变的,这个传统改变了就不是基督的福音。但是非天国福音的文化的部分,如犹太人的割礼等是可以改变的。
       今天很多的人认为教会的侍奉方式应该是一成不变的,稍微有点改变就上纲上线,不是世俗化就是渗透。世俗化的论断有自以为义的嫌疑,一般都挂到渗透和里通外国上。
       渗透是破坏三自爱国运动所坚持的中国教会的独立自主,破坏拥护社会主义祖国[14]。渗透关乎人的用心和动机,然而渗透势力所使用的方法和工具是中性的。例如,日本鬼子使用的是机枪,我们为了避开通敌的嫌疑坚持使用汉阳造的步枪是愚蠢的行径。假如工具的使用都能上纲上线,那么我们就不能使用电话、电冰箱、空调、汽车、西装、电脑、暖气等一切的文明利器了。
       即使是海外的侍奉方式,也是可以拿过来借鉴应用的。因为教会的普世性告诉我们人类认识神,爱神的经验是有共性的。因此各国教会的侍奉方式中有些原理是合乎圣经的,是神在这个时代的启示。这不只是某个国家教会的专属物,而是属于普世教会的。我们作为普世教会的一员理当有权利得享这些启示。
       并且这些原理也像先进的管理经验一样,只是中性的工具。不存在,“姓社”或“姓资”之分。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的美国马鞍峰教会雷伟恩牧师的著作《直奔标杆》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神学思想建设是教会在急速发展变化的时代中“与时俱进”的有力体现,神学思想建设的真正目的不是丢弃信仰而是更加坚固纯正信仰,不是拆毁教会而是更加努力地建设好主的教会,不是使教会孤立于时代而是使教会更好地与社会相适应并为社会主义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构建和谐社会起积极作用。[15]



[1] 陈志民:《造就信徒,建设教会,造福社会》,载于《天风》,上海,2009年,第一期,第18页。
[2] 季剑虹:《当前神学思想建设的主题和任务》,载于《天风》,上海,2007年,第9期上半月刊,第21页。
[3] 《圣经》,《以弗所书》,第1章23节。
[4] 卢龙光:《基督教圣经与神学词典》,宗教文化出版社,北京,2007年,第140页。
[5] 中国基督教“两会”:《中国基督教教会规章》,上海,2008年,第4页。
[6] 《圣经》,《罗马书》,第3章1至2节。
[7] 王作安:《谈谈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载于《中国宗教》,中国宗教杂志社,北京,2009年,第2期,第10页。
[8] 丁光训:《丁光训文集》,译林出版社,南京,1998年,第62页。
[9] 丁光训:《丁光训文集》,译林出版社,南京,1998年,第343页。
[10] 沈以藩:《论坛心声》,中国基督教两会,上海,2004年,第175页。
[11] 季剑虹:《独立自足勇于创新,建设好中国基督教》,载于《天风》,上海,2007年,第11期上半月刊,第3页。
[12]《圣经》,《约翰福音》,第10章10节。
[13]《圣经》,《马可福音》,第10章45节。
[14] 季剑虹:《独立自足勇于创新,建设好中国基督教》,载于《天风》,上海,2007年,第11期上半月刊,第5页。
[15] 陈志民:《造就信徒,建设教会,造福社会》,载于《天风》,上海,2009年,第一期,第18页。